[INTERVIEW] 榜样力量,励志人生 27岁韩裔新西兰施坦威艺术家Jason Bae

榜样力量,励志人生 27岁韩裔新西兰施坦威艺术家Jason Bae

加拿大施坦威钢琴  今天


Jason Bae

这位年轻的韩裔新西兰钢琴家在20岁成为青少年施坦威艺术家,25岁成为施坦威艺术家,以一等荣誉学位毕业于奥克兰大学,而后于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获得钢琴演奏硕士。他曾为新西兰前总理海伦克拉克两次表演,是奥克兰大学全球40名“40岁以下杰出校友”中的一员。目前,他担任韩国首尔爱乐乐团副指挥,也是乐团成立以来最年轻的副指挥。

640-10.jpeg

3月17日,他受Revival Arts音乐总监David Xu 邀请来到温哥华,于通利琴行开展了3个小时大师课,并进行了温哥华的首次个人独奏音乐会。他所展现的极高驾驭能力是少见的,他的非凡表现让人很难相信他年仅27岁。

从左至右:Revival Arts策划总监Iris Huang,通利琴行总经理Iris Fan, 施坦威艺术家Jason Bae,通利琴行产品经理Carolyn Jao, 特邀来宾Louis Lu, Revival Arts艺术总监David Xu

从左至右:Revival Arts策划总监Iris Huang,通利琴行总经理Iris Fan, 施坦威艺术家Jason Bae,通利琴行产品经理Carolyn Jao, 特邀来宾Louis Lu, Revival Arts艺术总监David Xu

惊艳表现,完美驾驭

当天,Jason Bae为大家带来了四首曲目。其中,最为人所知的是德彪西的被遗忘的意象集,以轻飘的吟诵伴随着极柔软的音阶琶音开篇,以轻抚和强音交错的急迫为终曲。除此之外,另外三首曲目都是比较“冷门”的作品。包括挪威作曲家Grieg的G小调叙事曲,Jason用以强力音量和令人窒息的紧密节奏铺陈了多个变奏,展现出进程中的副主题的冲突,并在最终回归作品的主题,庄重的哀伤。

640-12.jpeg

另一个作品,则是俄国作曲家Medtner的奏鸣曲Tragica-悲剧,这首曲子完成于俄国十月革命前,不同于其他钢琴家演奏时不加修饰的倾力,Jason用高超的技巧保有了一种克制。第三首,则是芬兰作曲家Salonen的Dichotomie-二分法。作品分为上下乐章,题目分别是Mecanisme-机械和Organisme-有机,上篇以反复进行和不断冲突为主旨,下篇以试探性地左右手反复承接表达了一种渗透性的流动。

640-13.jpeg

Jason告诉我们,他欣赏很多我们这个时代的作曲家,他认为,他们的作品需要被演奏,需要被发扬光大。在场观众无一不被他的表现所惊艳,从他的选曲,到他对钢琴的控制,包括音色的处理,流畅性的把控,和瞬间爆发力。钢琴仿佛已经成为他的一部分,对于弹钢琴这件事,他所以可以随心所欲。我们非常好奇,在这个年纪,他是怎么做到,他也毫不吝啬和我们分享他的过去。


从韩国到新西兰,一切归零

Jason1991年出生于韩国大田,11岁随着家人移民新西兰。但是,他的父母在这个时候离异了,他和母亲被迫被切断一切经济来源,在异国他乡“一切归零”。他的妈妈,不得不被迫同时打几份工,做过包括收银员、服务员等各种工作。但在这种情况下,他的妈妈也坚持让他学琴。Jason做了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,他以每天10个小时的练琴时间,以在钢琴比赛获奖赢得奖金,来支持自己的家庭。

640-14.jpeg


珍视才华的恩师

在某一次比赛中,有一位评委看出了他刚刚展露的才华,在Jason母亲的争取下,她将Jason收为弟子,她就是奥克兰大学的教授Dr. Raede Lisle。从此Jason的才华得到了充分的提炼,他开始在各大比赛所向披靡。但是,因为家里经济出现状况,他的学琴之路曾一度要走向尽头。也是从这时期,他的老师开始免费辅导他长达8年时间,直到他从奥克兰大学毕业。

640-15.jpeg

这也是为什么,17岁的Jason被耶鲁大学和加州Colburn音乐学院同时以全额奖学金录取,但却最终拒绝,因为老师认为他并未准备好面对外面的世界,所以他听从老师的意见选择了奥克兰大学,自费留在新西兰。他说道:她是我的第二个母亲。

640-16.jpeg

正是Dr Lisle对音乐才华的珍视,才成就了一个未来的钢琴大师。你很难想象,在这个年代,会有老师愿意免费辅导一个孩子这么多年,因为这不是义务,而是一种恩赐。不幸是无孔不入的,幸运却是一种偶然。很显然,来自妈妈和老师两个女人的支持,成就了一个杰出艺术家的未来。

音符的国王,靠想象力练琴

640-17.jpeg

他们住在离奥克兰40公里的地方,仿佛和现代文明脱节。Jason也说,这种经历,让他前往伦敦后都很不适应。他说,别的孩子是刷着iPhone长大的,这个时候他还在跟羊打架。我们很好奇他当时弹的是什么琴。他告诉我们,是一台从韩国飘洋过海来到新西兰的韩国产立式琴,琴到新西兰的时候八根琴弦都是坏的,调音更是无从说起,Jason笑着称之为“Bloody Piano”。他都是靠想象力在练琴,当他弹下一个音的时候,他不是用耳朵在听,而是用脑子在听,他说他就像一个国王。也是靠着这台“Bloody piano”,Jason赢下了所有钢琴比赛,所向披靡。

640-18.jpeg

绝不坐以待毙

跟随着Jason的故事,你也能听出来,他在困难前不会捶胸顿足,他和他的妈妈一样非常坚强,问题出现,他最关心的,是解决问题,而不是坐以待毙。Jason说他的中学去的是当地的一所公立男校,全校共2000名学生,多数是高大的本地人,认为弹钢琴是女性化的,很多学生别说欣赏钢琴,甚至都没有见过钢琴。可以想象,“生存”下来是很难得。

640-19.jpeg

作为全校唯一弹钢琴的学生,他每次音乐会都会考察场地,选曲也会选择那种曲速极快的,音量极强的,比如拉赫马尼诺夫。他很无奈地说,这可比弹肖邦钢琴比赛还难,因为你要想着,怎么才能通过你的“超高技巧”吸引台下人的注意,让他们不要走神。

“我是谁?”

这种过去的经历和他的现在仿佛也映衬成了“二分法”,让他成为一个冲突的统一。从新西兰离开前往英国后,伦敦和奥克兰的先进程度的巨大差异,曾经让他“崩溃”了很久,无比思乡。通过一年多的适应,他才真正融入了新西兰外的世界,开始新生。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毕业后两年,他在英国当自由独奏家,面临签证即将过期,他选择前往了韩国。因为他想更深地探究,自己是谁,代表着什么。

640-20.jpeg

当一个人可以很平静地讨论过去时,说明他已经走向了新生。现在,Jason毕业已经三年了,受邀前往世界各地演奏,过去的种种经历也慢慢成为了一种回忆。他和世界各地的音乐家敞开心扉,也不再只弹俄国音乐了。他告诉我们,不管巴赫还是拉赫马尼诺夫,不管现代派还是古典派,音乐的表现形式千变万化,但触及的内核是相似的。正在韩国继续进修指挥的他,正以一种全新的态度拥抱未来。现在的他,对法国作曲家的作品深感兴趣,所以他演奏的德彪西,另有一番境界。

榜样的力量

640-21.jpeg

钢琴表演,是一门艺术,而艺术需要极高的投入。很多家境困难的孩子,以及他们的父母,或许根本不敢想象自己可以在艺术上有所建树。Jason说,自己的家境远谈不上优渥,甚至不到中产。他知道,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拥有最好的钢琴,受到最好的教育。但至少,我们不应该劝任何想要继续坚持的孩子放弃。

640-22.jpeg

他会定期回到新西兰,自己的中学进行免费的大师班和钢琴演奏。他说,“我要做的,就是和他们在一起,我相信,新西兰有无限的潜力”。他也说,新西兰是一个移民国家,他想传递一个信息,就是不管你来自哪里,不管你是什么肤色,你都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社会上赢得一席之地。你能感受到,他对新西兰有一种深深的爱。他也表示,在韩国一年多以来,他反而越来越认识到自己的来处,他说自己是kiwi,有着不可磨灭的新西兰印记,因为新西兰的中学教育伴随着他从儿童走向了成年,真正定义了他是谁。

640-23.jpeg

另类学琴

听完Jason这种另类的学琴故事,我们是很吃惊的。因为在风光秀丽的温哥华,大部分孩子早早开始学琴,父母和老师都不吝啬花费大量的时间、金钱和精力。我们很难想象,在远在大洋洲的新西兰,一个男孩是靠着弹坏了8根弦的钢琴补贴家用,赢得同龄人的尊重,并最终成为施坦威艺术家,知名乐团指挥的。我们很荣幸他能来到温哥华开大师班,演奏,以及分享他的经历,也很感谢他带给我们的灵感。期待他不久的将来重返温哥华,并祝福他走向更大的舞台。

640-24.jpeg

从他的故事,我们也能学到,钢琴演奏的优劣,与本身的努力及对音乐的领悟与执着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,外在的环境不应该成为借口,学习钢琴的孩子也应该以他为榜样,努力提升音乐的修养及技巧。

640-7.jpeg